加工"钻石画"月入过万?百余位宝妈13万余元被卷走
2019年11月29日 10:36  来源:南国都市报  宋体
杨萍做好的“钻石画”
杨萍做好的“钻石画”

  交160元的材料费拿到原材料,按要求完成“钻石画”寄到指定地点并验收合格,就可返现300元,净挣140元。无任何门槛,还能招代理,别人下单买材料自己也能挣钱……这让很多宝妈看了不免心动。杨萍(化名)、王珍(化名)通过微信认识名叫“曾某”并加入“钻石十字绣”微信群。挣到第一笔收入后,她们和其他宝妈们一样,再缴纳了材料费、代理费。

  仅过了半个月,“董事”曾某称“公司跑路了”并解散微信群,杨萍和微信群里170多人被踢出群,所缴纳的材料费、代理费共计十多万“蒸发”了……

  拿到返现

  代加工钻石画 一幅能赚140元

  杨萍来自儋州,今年10月底,她通过微信看到网友曾某发的朋友圈内称“钻石画不仅帮助宝妈们就业,还是一门赚钱的法宝……”杨萍向曾某询问了解到,以160元的材料“钻石画”后按要求完成,寄到指定地点验收合格后,公司打钱给曾某,曾某再返回300元。即做好一幅“钻石画”能赚140元。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10月中旬,杨萍在微信上转给曾某160元,拿到“钻石画”按要求制作加工。作为一种手工艺品,“钻石画”只需要加工者将不同颜色的平底人造水晶一一粘贴在设计好的图案上,保持画面整洁、不掉钻,即算完成。这对杨萍来说并不困难,何况对方还发来了教程,仅用几个小时她就完成了任务,将画压至干胶后寄到对方提供的地点。半个月后,杨萍收到了曾某转来的300元。

  被踢出群

  花398元成代理 被告知“公司跑路”

  “曾某称想多挣钱可以考虑做代理。”在杨萍提供的一张“C团国际水晶画价格表”上,记者看到,手工费从零售至董事的返现都是300元,零售价的材料费160元;代理价材料费是120元,代理费398元;大区价材料费100元,大区费1998元;董事价材料费80元,董事费5998元。杨萍告诉记者,从代理、大区再到董事,级别越高,拿“钻石画”的材料费就越便宜,赚的工费就越高。同时,有级别后再招募同级,推荐费随着等级高拿到的也就越多,月收入轻松过万。

  杨萍缴纳398元成了代理,同时还交了720元的材料费。杨萍说,曾某给她提供了一张名为“义乌市檀伊贸易有限公司”的工商营业执照,并称“这家公司是真实的,很靠谱”。将6幅“钻石画”制作完成后,11月中旬杨萍将画寄到指定地点。可这一次她迟迟没有等到工费返现。

  11月21日晚,杨萍发现微信群里很多人被陆续踢出,“董事”曾某称“公司跑路了”。“曾某称,别的董事群里收到公司受骗客服员工消息,说几个头目被抓了,现警方已经处理。公司一直不给员发工资,这个公司连员工都骗,现在客服员工建议到德州报警才能受理。”这样的说法让杨萍以及其他人难以信服。

  杨萍称,宝妈们多次约好时间地点和曾某到派出所报案,但事后曾某却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已向警方报案。但大家要求曾某提供立案回执时,对方却未能提供,同时其微信还将所有人屏蔽或删除。杨萍表示,自始至终大家都是和曾某拿画,公司那一方是怎样的,也只有曾某知道。

曾某朋友圈发布关于“钻石画”的宣传

  涉多市县:

  百余名宝妈 十多万元“蒸发”

  与杨萍一样,王珍于11月6日通过曾某入群,先是缴纳398元成为代理,次日又缴纳5998元成了“董事”,并购买18幅画,共花8000多元。“曾某以前和我在同一家公司,当时看她发朋友圈称做得好可月入过万,我信任她才加入。”王珍称,招聘她成为“董事”时,曾某拿到2000元的推荐费。

  杨萍向记者提供了一份不完全统计名单表,名单共计有111人,级别有“代理、大区、董事”等,共拿画数量738幅,所付材料费和代理等级费用共计13万余元。“这些人中,大多数是宝妈,涉及海口、琼海、东方、儋州等多个市县。”杨萍称。

  “董事”曾某:

  自称是受害者 也被骗很多钱

  记者拨打“董事”曾某的电话,记者刚说两句,对方便挂断电话。随后,记者表明身份并询问此事的具体情况,曾某称“自己被骗了这么多钱,烦死了”。当记者询问曾某是如何接触到“义乌市檀伊贸易有限公司”时,事后在哪个派出所报案等事宜时,但对方一直未回复信息。

  杨萍告诉记者,此前她制作好的“钻石画”可寄往山东或重庆两地(任选一地)。其中,山东省济南市的收件人名为王×然,重庆市梁平区的收件人为王×。记者拨打电话联系,均处于关机状态。

  涉及公司法人:

  营业执照被人冒用 从未做过代加工业务

  “曾某自称和我们一样,被骗了16796元。”王珍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当时曾某发的“义乌市檀伊贸易有限公司”营业执照。记者看到,这家公司主要经营饰品、工艺品、日用百货、文体用品等,于2015年11月成立。“义乌市檀伊贸易有限公司”与曾某有什么关系?记者查询后与该公司法人赵总取得联系。

  赵总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从未向任何地区做过“钻石画”“十字绣”等代加工业务,应该是有其他公司冒用他们公司的营业执照。对于义乌市檀伊贸易有限公司的回应,杨萍与王珍很是不解。王珍称,此前曾某给每个加入代理的人都发了这张营业执照,并且还称“这家公司是真实可靠的”,曾某难道没了解过公司的情况?究竟是谁在说谎?

  杨萍表示,待她们全部统计完人数和被骗金额后,将联名向公安机关报案。南国都市报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南国都市报记者 蒙健 文/图)

编辑:陈少婷